何建梁 隱形造城


 

17年前的一天,何建梁驅車來到廣州市郊白云山,山麓處是一塊20萬平方米的土地。沿著山麓向下延伸的方向望去,依稀能看到遠處繁華的市區,塵土飛揚的鄉村黃泥路勉強維系著兩者之間的關聯。

“周圍都是農村,路都沒通,開車要花40分鐘,甚至1小時。”很快,何建梁的公司出資買下了這塊荒蕪的土地,日后這里將崛起一座“頤和山莊”。

此時,國家宏觀調控的威力剛剛顯現,不過,地產界仍有另一番風景,眾多有遠見者在風暴中淘金,大量的樓盤開始崛起,這樣的場景在20世紀90年代初的廣州以及其周邊城市屢見不鮮,人們稱之為“造城”。荒野之上的可能性改變了城市的地理版圖。中國未來十年史無前例的城鎮化,將給造城者帶來數不盡的財富。

何建梁并不是傳統的地產商人,17年前,他還在做賓館業的總經理,房地產熱潮還沒能觸動他的心弦。頤和山莊這個項目在廣州一炮打響,奠定了頤和地產山水豪宅創造者的地位,何建梁從此開始踏入房地產行業,和楊國強、黃文仔、彭磷基等聲名顯赫的業界大腕走到了一起。

在過去的17年間,廣州頤和集團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頤和集團”)的發展超過了許多人的預期,這其中包括何建梁自己。現在頤和集團在全國擁有30多個大型地產項目,基本完成了華南區域、華北區域、西北區域、華東區域的全國布局。

而此前,業界對頤和集團的評價多趨于“穩健”。“穩健是個好聽的名詞,不好聽就是我們發展慢。”何建梁并不想給外界留下這樣的印象,顯然頤和集團正在努力改變。

初入房地產

對于許多人而言,頤和集團并不是一個大眾化的地產公司,“中國特色豪宅領先者”似乎宣布了一個事實—這一切和大多數人注定無緣。

在很久以前,國人對“頤和”就不再陌生—矗立于北京西郊的頤和園是現今規模最大的皇家園林,乾隆為孝敬其母孝圣皇后而建,“頤和”自此成為高貴和等級的象征。

不久前,包頭市的媒體上出現了這樣一則廣告:“這里將崛起第20座頤和園。”毫無疑問,頤和地產已經將觸角延伸到數千公里之外的北方。

包括何建梁在內,沒有人知道頤和集團最終會成為豪宅的代表。彼時,何建梁選擇建造頤和山莊,與很多人一樣對這個選址偏僻的項目能否做好,充滿了懷疑。外界對此也頗有爭議,以至于少有設計院所愿意承擔項目設計。

何建梁決心推翻眾人腦海中早已構筑的高墻:邀請珠江外資建筑設計院和香港三良木設計有限公司加盟建筑設計,山莊的園林設計則交給新加坡的奇利公司負責。何建梁適當將自己船員時期游歷100多個國家之后形成的建筑理念融入其中,整個項目歷時四年。

陜西農村長大的何建梁體內隱藏著一個倔強的自己,毅然決然,不會輕易改變。四年造城時間與碧桂園模式強調的速度至上截然不同。

何建梁的辦公室最顯著的位置擺放著巨大的船舵。今天,何建梁已經不再是漂泊在驚濤駭浪大海中的船員,而是掌舵整個頤和集團前行方向的董事長。

海員生涯給他的另一筆財富,就是早早地擁有了國際化的眼界。跟隨著國際旅游船,何建梁走遍了世界幾十個國家,見識了各國的人文地貌和風土人情。這些經歷在日后做房地產的時候,派上了用場,比如13年前開發的頤和山莊,當時的設計理念非常超前,即使現在看來,不僅不過時,反而越住越舒服。

何建梁偶爾會談起當海員時印象深刻的事情:“我們當海員的時候,到西歐國家去,20世紀80年代初,我們連蘇聯船員都不如。我們買不起新貨,都去舊貨店,光討價還價不買,因為買不起。所以店主一看中國船員來了,馬上喊‘Go away!’一見到蘇聯船員就說:‘welcome’。”

這種心理上的刺激是巨大的。何建梁心里暗暗對自己說,今后一定要創造出超越西歐這些國家的作品。

事實上,頤和集團的管理層絕大多數與何建梁一樣都做過船員或是酒店的管理層。何建梁像很多企業最高管理者做的工作一樣:搭建平臺、制定制度、用好人、分好錢。

從某種意義上來說,今天何建梁所處的位置與十多年之前擔任遠洋賓館總經理的角色并沒有太大的變化,最顯著的不同是,業界對頤和集團的評價是:發展過慢。

頤和的邏輯

“我們不希望我們的企業和普通的房地產一樣,形勢好的時候就高歌猛進,形勢不好的時候就難以維持。”也許是因為八年的海員生涯,面對市場上的風浪時,何建梁可以泰然處之。

“別人的教訓我們都要吸取,別人的教訓對你是最重要的。”相比其他房地產開發商的激進,頤和集團采取的是一種更為溫和的方式:無論是與政府合作,還是在模式的選擇上,頤和都表現得更加靈活。

“你是要發展得快,還是要發展得長?就像人一樣,你活的時間長,就可以做很多很多的事。”

所以即使在2002年,頤和地產就制定了“立足廣州、輻射全國”的戰略轉型,但到2008年才真正開始實踐。

此前,何建梁在一次論壇上就明確表示,頤和集團開發項目的原則是沒有資金實力,不開發;資金實力不足,不急于開發;對市場把握不足,也不開發。

面對同行以一種模式應對全國市場策略的失利,何建梁表示:“頤和集團不會只頂著高端樓盤,也會適度開發中低端樓盤。”

2000年開始,頤和集團就相繼進入沈陽、西安、寧夏、鞍山等地。在頤和集團進入之初,這些市場并不被廣東同行看好,事實上,今天這些地方已經有大批粵派房企扎堆。

“當時這類二、三線城市競爭還不是很激烈,開發的成本較低,更重要的是如果開發不同地區、經營不同的市場,對頤和集團的品牌建設很有好處。”

頤和集團在二、三線市場并不是豪宅線路的重演,無論是在西北的西安還是東北的沈陽都能感受到強烈的地方色彩,這與頤和集團最初建造的嶺南第一莊園完全不同。現在,頤和集團已在全國擁有了30多個項目,發展版圖拓展到廣州、北京、西安、沈陽、銀川、鞍山、包頭、昆明、蘇州、臺山、九寨溝等十多個城市,近期又簽下河南和新疆的兩個大型旅游地產項目。頤和地產已基本完成了華南區域、華北區域、華東區域、西北區域的全國布局。而在大本營廣州,頤和集團也陸續推出了頤和高爾夫莊園、頤和四季公館、花都頤和山莊、頤和盛世等不同類型的產品,既有適合高端買家的享受型豪宅,也有適合首次置業的實用型洋房,“十一”期間,四盤迎客6000人次,人財兩旺。

“目前宏觀調控,對大多數房地產開發商都有影響,但每一次宏觀調控對少數企業來說卻是機遇,我們希望在這一次調控過程中能夠發展得快一點。”

“不張揚,卻充滿張力”或許能更好地說明頤和集團現在的狀況。雖然何建梁有意低調,“年輕人都喜歡冒險,我們搞房地產時40多歲,沒有多少時間讓我去冒險。”但人們還是能從頤和集團近兩年來頻頻的舉動中看出端倪—這是個變化頗多的追趕者,最為關鍵的是,他并不滿足于現狀。

按照何建梁的構想,未來三到五年時間內,頤和集團將在發展旅游地產、養老地產的同時,增加一些城市綜合體項目。

何建梁想起2011年清明公祭軒轅黃帝典禮,作為年度主祭人,何建梁希望通過央視的鏡頭讓公眾了解頤和地產,同時也希望能借此機會回饋桑梓,為公益和文化事業作出貢獻。事實上,何建梁并不喜歡拋頭露臉,迄今為止,媒體少有機會能采訪到何建梁本人,關于頤和集團的報道基本上都由頤和集團副總裁、頤和地產執行董事趙永爽出面接受采訪。

何建梁對于接下來的項目充滿期待:“我們在西安有一萬多畝的儲備用地可以開發,合作意向都已經簽了,這個項目我們可能就要投入數百億元。”

東軟創始人劉積仁的一句話用在何建梁以及頤和集團上也足夠貼切—商業的奧妙就在于沒有邏輯,所有的邏輯只有一個,就是生存和發展。你能想象的就是,這里將崛起一座新的“城邦”。

 


【打印本文】【關閉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