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小鵬:敢想敢干 善作善為

 


 

      張小鵬:陜西省工商聯常委,陜西省旅游文化產業商會會長,西安市雁塔區政協委員,陜西金邑投資控股有限公司董事長,陜西金邑文化旅游產業有限公司董事長,陜西圣地河谷品牌運營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長。

       張小鵬的公司里有一間陳列室,這間陳列室比他的辦公室還要大一些,里面擺放著設計精美、獨具文化韻味的工藝禮品,比如惟妙惟肖的貴妃醉酒塑像,一柄長約兩尺的古劍等堪稱藝術品的擺件,以及梁家河、圣地谷系列白酒的極具設計感的酒瓶。

       在張小鵬眼里,它們共同組成了公司近十年來的發展軌跡,更是自己引以為豪的作品與榮耀。

       這個曾經的搬運工,經歷了三次創業,每一次都震動行業——創建金不換國際旅行社、他帶領公司成為標桿性企業;挖掘梁家河和圣地河谷的文化與精神,他憑一己之力打通了產業鏈的上游與下游,在短時間內,完成了從策劃品牌到形成文化產品的全過程,打造出一系響當當的文化品牌,“想別人不敢想的事,做別人不敢做的事,或者說,這些事只有張小鵬這樣的人才能做成。”有業內人士如此評價張小鵬。

       張小鵬說,做企業是一個不斷探索和發現的過程。而快速地行動,高效地執行,則是企業家必備的基本素質。他做事從不拖泥帶水,喜歡單刀直入,“不要在微信里說,直接給我打電話,這樣更高效一些。”在與本刊記者的接觸中,他也習慣于采取更為簡單直接的方式,或許,這也是他總能迅速達到目標的奧秘之一。

       準確定位 樹立標桿

      “開弓沒有回頭箭”,想到便立即去做,絕不遲疑。這是張小鵬整個從商歷程中最核心的部分。

       當初給父親留下一封長信,決然要闖蕩一番時,他就沒想過給自己留什么退路。

       即便是到深圳的第一天就遭竊,繼而找工作四處碰壁,也從未動搖他扎根深圳的決心。為了生存,這個交大的高材生,從一名搬運工做起。

       用了6年時間,他從一名搬運工上升為集團公司CEO。一個值得注意的細節是,在擔任香港集團公司CEO期間,作為公司的高管,他有機會出席各種高端的活動,“見過一些大人物,大場面,這些都拓展了我的格局與視野。也積累了相當的人脈資源。”

       連續兩年,張小鵬被深圳市人民政府授予深圳市科技進步三等獎、深圳市寶安區科技進步二等獎,并獎勵他一個深圳市戶口的指標,2002年5月,作為異鄉人的張小鵬落戶深圳。

       在旁人看來,27歲的張小鵬已經達到了人生巔峰,但對于張小鵬而言,他的故事才剛剛開始。

     “深圳是改革開放的前沿陣地,幾百萬人都在那里創業,競爭非常激烈。”張小鵬說。這是他在深圳創業一年后的體會。2007年2月,他拿著“還沒有賠完的錢”返回西安。

     此時的張小鵬剛過而立之年,對商業的理解和自己的定位更為老練、清晰。鑒于上一次創業的失敗經歷,他并不急于出鞘,而是“潛伏”于一家大型民營企業做管理的工作。事實上,對于長期在深圳打拼的張小鵬來說,面對一個全新的環境,他需要重新調整自己的思路,觀察行業動態,積累資源,伺機而動。

   “在我看來,創業時,資金并不是最重要的,而是要擁有商業智慧,去整合手里的各種資源。”很顯然,張小鵬不再是那個初出茅廬的愣小子。

    張小鵬觀察到,西安的旅行社服務水平遠遠跟不上旅游市場的發展速度,“不專業,沒有細分市場,往往是大眾團和商務團都接,服務卻是一刀切,自然投訴不斷,反響很不好。”張小鵬一眼就看出了癥結所在。

     當時很多旅行社聘用兼職導游,導游無固定工資,待遇不受保證,服務水平良莠不齊,長期與政府部門打交道的張小鵬還了解到一個重要信息:陜西沒有一家專門從事商務高端組團的專業旅行社。

     2008年,張小鵬成立了他在陜西的第一家公司——陜西金不換國際旅行社有限公司。公司最核心的經營理念是:品質金不換,誠信金不換。

     “陜西金不換國際旅行社只做高端商務團,不做大眾團,并聘請導游專業畢業的專職導游進行培訓,固定旅游車隊和接待酒店。”準確的市場定位讓金不換獨樹一幟,通過口口相傳,金不換成為陜西高端商務旅行社的金字招牌。

     2011年,西安主辦世園會,金不換旅行社在700多家旅行社中脫穎而出,成為政府唯一指定接待貴賓的旅行社。而張小鵬以一種舍我其誰的氣勢打了一場漂亮仗,高品質的服務為西安的城市形象勾勒出濃墨重彩的一筆。

    “創辦金不換旅行社,是我創業以來的第一桶金。”事實上,金不換旅行社成功的意義不僅僅于此,接待高等級的貴賓,為他積累了大量的人脈資源,為他之后制造“轟動世界”的大事,埋下了伏筆。

     遭遇滑鐵盧

     經世園會一役,嘗到甜頭的張小鵬“膽子變得越來大”,步子也開始邁得大了一些。他聘請了專業的設計和策劃團隊,專門從事外事禮品、文化禮品的設計和制作,為很多政府機關和西洽會、農高會等大型活動長期提供外事禮品和文化禮品。

     如果說,成立文化禮品公司,作為旅行社業務一種文化延伸,還算在即定的軌道上,之后,他又涉足餐飲業,房地產,似乎是要偏離軌道了。

    “在西安的4年時間里,順風順水,確實賺了一些錢,但做房地產又賠進去了。”張小鵬說,這讓他明白,盡管商業的邏輯是相通的,但如果要做成一件事,天時地利人和,一樣都不能少。

     一切在2013年戛然而止。這一年,國家八項規定的出臺,失去了“天時”,張小鵬的旅行社、禮品公司、飯店生意受到沖擊,隨之房地產陷入了困局,他積累多年的財富和打下的事業平臺經受著嚴峻考驗,這也是他第二次遭遇事業上的滑鐵盧。

     在2015年之前,張小鵬馬不停蹄地賣掉了自己所有的產業,果斷而迅速,包括旗下的旅行社、禮品公司、飯店、房地產。只留下了房產地公司的名字:金邑。隱約讓人感覺,他還帶著某種難舍的情愫。

     巨大的震蕩背后,是一步更大的棋。兩年里,他的另外一系列動作更具深意。

     2013年,張小鵬感覺到“靠單打獨斗已經不是立足之策”,必須創造資源和整合資源,靠群策群力來共同發展。2013年5月他發起成立了陜西省工商聯旅游文化產業商會,在第一次會員大會上他被推選為首任會長。2013年9月,陜西省工商聯換屆大會在西安人民大廈召開,經陜西省委統戰部嚴格考察,推薦張小鵬董事長為陜西省工商聯常委人選,并在換屆大會上成功當選為新一屆陜西省工商聯常委。

     文化的力量

     2015年,張小鵬又殺回來了。這次,他的身份是“非著名”作家,《梁家河》電視劇的制作人,以及“梁家河”文化品牌策劃人。

     張小鵬把“梁家河”這個商標注冊了。然后,一系列有關“梁家河文化”的策劃方案就出來了。“分五大板塊,第一是做文藝作品,第二是梁家河土特產,第三是梁家河飯店,第四是梁家河酒業,第五是梁家河香煙。你看我當時的規劃是很大的,設想也是很大的。”談論起梁家河,張小鵬有一種難以掩飾的得意。

     令人不可思議的事情是,在策劃的同時,所有板塊的設想都同步啟動,最終都成為了現實。速度之快,令人瞠目結舌:

     6個月之內,與知名酒廠合作,打造了“大美梁家河”紀念版、懷念版、思念版、想念版四款白酒,并于2015年10月12日在古城西安召開了上市發布會。

     與此同時,他與省內知名作家合作,創作了以梁家河為故事背景的45萬字長篇小說《情系黃土地》,他還親自參與創作了小說的最后一章。該小說于2016年10月份經國家新聞出版署批準出版發行。

    2015年5月,與國內知名編劇合作,籌劃打造一部《梁家河》電視連續劇,并向國家新聞出版廣電總局申請立項。2015年10月13日,國家新聞出版廣電總局正式批準拍攝45集電視連續劇《梁家河》,并在總局的網站上進行了公示。

    直到現在,“梁家河事件”的余震仍在繼續,“你在百度上搜索,還可以找到很多關于梁家河的報道。”張小鵬說,這次事件讓他對“文化品牌”這個概念有了更深刻的理解。“做品牌,你得給它注入思想和文化,才會更有商業價值,而且是可持續的,永久的。”

    圣地河谷作為陜西省頭號文化工程,連續三年在省長的工作報告里被提及。2014年,在國家倡導恢復老延安城的戰略之下,陜西省政府指派陜西旅游集團(下稱陜旅集團)投資100億在延安市打造“圣地河谷”文化旅游產業園區。

    值得一提的是,圣地河谷的商標很早就被人注冊,陜旅曾出面想拿下商標,但商標的持有者仍不肯松口。“這是個難啃的骨頭,我把那人叫到公司來,跟他談了我的運營思路,談了一個合適的價格,很快就拿下來了。”

    商標拿到之后,鑒于梁家河的經驗,仍然以酒、煙、飲料礦泉水為三大板塊。所不同的是,這次,他選擇了與認知度更高的西鳳酒合作。而銷售方面,則與陜旅旗下的海外貿易公司合作。三方的合作再次被視作一種經典案例,“首次實現了文旅項目與白酒跨界融合的新模式,也開啟了國有經濟與民營經濟跨界融合的新時代。”有媒體在報道中如此描述。

    在張小鵬看來,最難之處,在于為圣地河谷注入新的文化內涵。“在新的時代背景下,我們要塑造一個怎樣的文化品牌?”帶著這種思考,“圣地河谷”的文化內涵逐漸清晰起來。

   “‘圣地’指的是以延安為代表的中國革命圣地,代表著中國革命的思想,代表中國民族精神、是新中國成立以來,崇拜、想念、懷念的地方,從而誕生的一種圣地文化。這種文化我們可以把它理解為一種思想、一種精神、一種情懷。‘河谷’我們把它解釋成以延河為代表的黃河文化。”張小鵬如此詮釋圣地河谷。

     對于圣地河谷文化系列產品的未來,張小鵬充滿信心,“這次我想把圣地河谷做成西安的名酒,計劃5年內,銷售達到5個億以上。圍繞圣地河谷,下一步要做的是圣地河谷影視劇,因為只有賦予了更多文化元素,品牌才會更具生命力,更具價值和意義。”42歲的張小鵬再次將自己置身于新的戰場上,一場更大的戰役正等著他。

 

 

【打印本文】【關閉窗口】